热点新闻

郝鑫(化名)是武汉的一名人像摄影师,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,他的朋友圈再也没有更新过摄影作品。

“疫情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没有了收入”。郝鑫是黄冈人,几年前来到省会武汉,30岁那年在武汉买房买车安了家,这几年摄影工作做得风生水起。如果不是疫情的到来,他现在应该在自己的工作室里忙碌地拍摄。

“我今年34岁不到,没有存款,房贷和车贷都要还”。没有了原来的收入,他在朋友圈卖起了化妆品。因为一直从事摄影工作,客户中有不少女性,卖化妆品或许有些销路。

不过他的每条卖货信息前面都会特意标注“【现货深圳发】”。湖北的快递很难寄出去,尤其是武汉,靠朋友圈“带货”拿提成是他现在想到的唯一能来钱的路子。

这是面对疫情冲击,中国最小经济单位转行“自救”的故事。朋友说,每当看到他在朋友圈发广告,就能知道他一切安好,“这些广告甚至还透露出一种绝不向疫情屈服的力量”。

这样的不屈服,各行各业都在演绎着。

“转行复工”:饭店逆势开菜店

疫情的影响,餐饮业首当其冲。中国烹饪协会日前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,相比2019年春节,78%的餐饮企业营业收入损失达100%以上。疫情期间,93%的餐饮企业都选择关闭门店。

四川的餐企眉州东坡没有做出这样的选择。除了相关部门要求必须关闭的门店,眉州东坡其余门店照常营业。该企业的董事长王刚说这是眉州东坡权衡之后的做法,他认为门店必须开着,必须让员工有工作。但是消费者到门店就餐已经不可能,怎么办?眉州东坡迅速“转行”,开启“卖菜”模式。

1月25日起,眉州东坡将门店打造成“便民菜站”,这个起初只是为了将库存的蔬菜售卖掉的做法,让眉州东坡看到能把店坚持开下去的希望。一些门店的“便民菜站”每天能售卖万元以上的蔬菜,这让眉州东坡意识到,疫情期间,居民对蔬菜的需求很大。紧接着,眉州东坡用了24小时就开发了线上“菜站”小程序。

“菜站”上线后,日售最高1365单,收入最高17万。不仅如此,眉州东坡还与北京物美超市合作开了四家在超市里的“眉州东坡菜站”。北京的顾客如果走进这四家超市,就能看到已开门营业的眉州东坡“菜站”档口,这些菜站以售卖眉州东坡特色菜、招牌菜的“半成品”为主。

门店不能照常营业,眉州东坡一个月的损失接近1亿元。线下门店菜站成立以后的营收远不足以弥补他们的损失。但是眉州东坡的总裁梁棣认为,“菜站的开启给客人传达的是正常营业的状态”。疫情期间,对于企业而言,没有比这种不停工不停产的状态更鼓舞人心的事情。

同时,转行“菜站”让眉州东坡看到了一个新的增长点,超市里“半成品”的售卖在疫情期间培养了消费者的消费习惯,这为疫情结束后眉州东坡更好发展增加了选择项。

“共享复工”:企业之间打造共同体

前段时间,内蒙古西贝餐饮集团董事长贾国龙接受媒体采访时说:“春节损失七八亿,员工工资每月支出超1.5亿,这么下去撑不过3个月。”餐饮业的惨淡经营可见一斑。而在此时,生鲜超市的订单尤其是网络订单激增,像盒马、七鲜等网商平台则面临用工短缺的难题。

2月3日,盒马宣布接纳云海肴、青年餐厅(北京)的员工到盒马各地门店工作,并“喊话”其他餐饮企业,发出“招工令”。

“招工令”一出便引发了广泛讨论,业界将这种做法称为“共享员工”。这一做法获得了业界的积极响应,盒马全国经营管理总经理胡秋根说,招工令发出后,盒马对接人的电话被“打爆”。

不仅如此,在向受疫情影响的企业发布“招工令”后,盒马还向全社会发布招聘公告,计划招聘3万名员工。截至2月19日,盒马接待了40多家企业的超3000名“共享员工”。面向社会开放的3万个工作岗位,已经有6000多人到岗。

此后,不仅仅是盒马,多家生鲜超市都抛出橄榄枝欢迎受疫情影响的企业员工前来工作。截至目前,特别是在北上广等城市,西贝已将1000多名员工,输送到盒马、沃尔玛、物美、蓝月亮等零售行业。

餐企和生鲜超市抱团取暖“共享员工”的模式打造了疫情期间企业共同战“疫”的共同体,缓解了餐饮企业的人工成本,为其有序推进复工复产提供了一定保障。

“网上复工”:房产销售刺激的是潜在需求

疫情发生后,房地产行业一直处于“冰封”状态,售楼处关闭、许多在建项目停工。房地产企业面临着巨大的资金压力。